胡孚琛 辯難答疑第十二講 著《道學通論》自1999年問世之後,發現許多問題尚未盡人意,於是在2001年撰成《<道學通論‧丹道篇>補遺》一文,對書中未盡之處作些 補充。誰知此後一發不可收拾,竟由授課需要以講稿的形式一篇一篇寫下來,成此《丹道法訣十二講》。按原寫作計畫,僅寫到《究竟境界》即告圓滿,誰知某些刊 物將上述內容刊出後,引起較大社會反響。我每年夏季,召集我指導的博士生、留學生、港臺生、訪問學者、博士後及其他要求來聽課的學生集中授課,但課堂上一 般不講授內丹學,僅將此講稿發給他們自學。這樣,一是這些學生們提出諸多問題,需要答疑。二是此講稿部分內容刊出後,陸續接待了不少來信來訪,雙方討論的 內容,不斷增新。三是此講稿內容為少數江湖丹師所不容,令幾個徒子徒孫在互聯網上叫?,並和我在社會上指導過的一批學生爭辯不休,他們爭論的某些內容,有 時涉及丹道長期被江湖文化曲解的問題,我以為也有著文作答的必要。這樣,只好將原講稿內容壓縮合併,最後以《辨難答疑》這一講作結。這一講的寫作方式,原 擬作問答體,後來發現竟排出30來個問題,忒過繁瑣,就又仿照劉一明先生《修真辨難》的寫法,集中成幾個問題,統一作答。其中關於丹道是否非要靠丹師口訣 秘傳的問題,占去很大篇幅,其原因有二。一是此乃學道者入手修煉拜師問道首先遇到的問題,必須講清楚,故陳攖甯先生專門有《口訣鉤玄錄》之作,陳健民上師 亦特別撰有《口訣談》(《曲肱齋文二編》)。二是口訣秘傳一事,恰恰是我和江湖丹師爭議的焦點,且《丹道法訣十二講》之問世,正是要打破江湖丹師對丹道的 壟斷,使之從江湖文化提升到學術的殿堂,故關於口訣之事,不能不辯。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孟子‧滕文公下》)吾亦如是。世上凡作學問能立一家之言,成一代學人者,必具備三點,一曰能分析明辨,二曰能融會貫通,三曰能超越創新。近世佛道之研究堪稱一代學人者,專于密宗者有陳 健民上師,專於丹道者有陳攖甯先生。此二公分別對密宗和丹道之研究,皆能鞭辟入裏,且都能將佛道各宗派會通比較,直言其利弊,更加毫不迷信權威,對佛陀、 宗喀巴、呂祖亦敢放言評論,時出真見,創立新說。陳健民上師和先師知非子生前過從甚密,應是我的師輩,對丹道彼家丹法和龍虎丹法亦有瞭解,其著《從道家的 功夫談到密法的殊勝》,對丹道多所批評。例如他說:“加以道家口訣,不如佛法之公開,下手修之,一不如法,就生毛病,且近世借道騙錢者多。從其‘口號’觀 之,如‘萬金不換’、‘長生不老’、‘千古傳藥不傳火’等,引人入勝,其手法尤其高明。將軍欲以巧勝人,盤馬彎弓故不發,非錢到手,決不空說。”這類批 評,應是正確的,至少是和我對丹訣秘傳之流弊感受相同。但他說丹道法訣“不值識者一哂”,丹道比密宗相差甚遠,丹家是“外道”,學佛後再度道家之人云云, 這種護教立場語多偏頗,至於談到丹道等諸多功法如彼家丹法之采藥是采“女子暖氣”等,殊不可信。“暖氣”乃人身之體溫,如何能采,此乃不明鑄劍與采藥的分 別之誤,亦把丹道修煉看得忒煞粗俗了。與此相反,陳攖甯先生乾脆自承為“外道”,斷言密宗功法粗糙不如丹道精細,並說:“往年余在北京時,正值某某法師亦 在北京傳授東密。某某督軍之女公子二人,年齡在二十內外,學密宗功夫太勤,遂得幹血癆之症,面黃肌瘦,月經停閉。每日下午,身體發燒。此等現象,餘親見 之。凡學密宗不得病者,已屬萬幸。若求愈病,難之又難。因為人的身體是肉做的,不是鐵做的。一味蠻幹,決定沒有好結果。”(1940年為某君《餘之求道經 過》按語)陳攖甯先生批評佛教和密宗的言論尚多,雖標出仙道修煉較之禪、密的諸多優點,但對禪密之指責亦有以偏概全之嫌。眼下陳健民、陳攖寧二公的聲譽如 日中天,徒子、徒孫和私淑弟子亦風起雲湧,不容別人說半個“不”字。不佞即因傳出陳攖甯先生否定過的龍虎丹法,被幾個自稱是陳攖甯徒孫的匿名鼠輩上網討 伐,叫?不休,以為我冒犯他們祖師爺“當代太上老君”、“仙學?子”的神威!這幾個匿名鼠輩雖然利用多種化名咆哮不已,卻也自己拿不出什麼新貨色,只不過 翻來覆去鸚鵡學舌地炒陳攖甯先生三、四十年代的冷飯,冒充自己的著述。還有更令陳攖甯先生難堪者,這幾個自稱“徒子徒孫”的鼠輩不僅將陳攖寧生前沒來得及 斟酌修改的手稿匆匆捅出來招搖過市,造成諸多紕漏敗壞他的學術威信,甚至連陳攖甯先生講他費十年之功煉外丹,證明“紅銅確能變成白銀,但不免於虧本”的 話,也在各種書刊裏一再重複炒作。果如是,則是利用化學反應轉變化學元素的所謂“冷聚變”,足以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何“虧本”之有?可見彼鼠輩自己沒長腦 袋毫無學養,根本不配評論和整理陳攖甯先生的學術著述。其 室內設計實我對於陳攖甯先生和陳健民上師的為人為學,皆心儀已久,尊之為前輩學者,無半點不敬之意,對於 和他們有牽連的丹師,也有意退避三舍,做到仁至義盡。我認為,不管彼二公修持是否確已成仙成佛,然就其住世期間留下的作品而言,還是人寫的,不是神授的, 如果句句都奉為金科玉律,則是堵塞了後輩學人的進取之路,且二公觀點相互齟齬之處,也使後輩學者無所適從。元安禪師有雲:“一片白雲橫穀口,幾多歸鳥盡迷 巢。”我在治學上力求分析明辨、融會貫通、超越創新的宗旨,實是向陳健民上師、陳攖甯先生二位師長學來的,眼見他們對自己的前輩學者敢於批評超越,因此我 也學著以自己的頭腦審視他們著述的觀點。我自知自己眼下的學養和修持實踐,不及陳健民上師、陳攖甯先生多矣,因之為了學術進步,我希望後輩學者對於我的學 術觀點,亦應作如是觀。(一)丹道之調研我於1980年10月開始接觸丹道,後來聽從錢學森教授的建議,由自然科學改行研究道教內丹學,並在全國展開丹道調研。這期間通讀《道藏》,編輯了546 萬字的《中華道教大辭典》,寫出《道教志》、《道學通論》等著作。廿餘年的時間,走訪丹師數十名,其中交往多年者亦不下十人之數,得到不少丹經秘本、手抄 本、武術傳本、民間宗教功法傳本和一些修持法訣及健身術、秘傳藥方等。同時對現代高能物理學、宇宙學、生物學、生理學、神經免疫學、心身醫學,特別是西方 心理學各派理論,盡心研習,且親赴西藏調研藏傳佛教,並閱讀了《大藏經》有關禪宗、顯教、密教、瑜珈部等經典,參與修習噶舉派大手印和寧瑪派大圓滿功夫。 26年來有幾點粗淺的體會:其一是我發現丹道各派法訣、佛教的禪宗、天臺宗、淨土宗、密宗紅教的大圓滿、白教的大手印、花教的大圓勝慧乃至黃教宗喀巴的功法,甚至印度教性力派、伊斯 蘭教蘇菲派、基督教的神秘主義,還有民間宗教如弘陽教及近代道會門如一貫道、同善社等,包括武術各門派所傳秘訣,都存在同一性。在人體形、氣、神三個層次 上,各種修持法訣本質上是一致的。密宗之修持據各類經書傳有上千法門,也不難尋出頭緒,本質上是一個東西,丹道各門派亦複如是。因之我認為這些各自獨立發 展的宗教門派,相互間雖然壁壘森嚴,實際上相通之處甚多。這是因為世間各種族的人體生理結構有同一性,人體的氣息、血液、內分泌、神經遞質的運行規律有同 一性,人類形體的經絡、氣血的能量流和生命力、意識的不同層次的活動在生理和心理上也有同一性,所以不難理解世界上各宗教不同門派的修持法訣也有同一的。 佛法早有“一念緣起無生,超出三乘權學”之論,足見千百法門皆是導人入道善巧方便的權法。其中的差別在於,不同宗教各門派在形、氣、神三個層次上修持的側 重點不同,其理論體系即看問題的角度不同,特別是最終追求的修持目標不同,因之才出現不同的門派。例如有追求即身成佛者,有追求當世解脫者,有追求與上帝 溝通者,有追求來世入天國者,有死後升天者,有長生久視者,有返老還童者,有陽神脫殼者,有自身成就者,有他力接引者,這就造成修持功夫在層次上、深度 上、側重點上大同小異的門派。縱觀這諸多宗教門派,我發現丹道的龍虎丹法、禪宗的臨濟宗、密宗白教的大手印,其功法細緻分明,最有理路,以之入手可以一竅 通百竅通,貫通各宗教門派的修持功夫。此雖為一得之見,但道友們如能打開門戶之見在修持上敢於體驗比較,在學理上能融會貫通,必能對我的話深有同感或有所 諒解。《莊子》每言“道通為一”,佛陀教人消除“差別相”,當是不謬。其二是必須將道教內丹學從江湖文化提升到學術的殿堂,以現代哲學和科學進行學術創新,使之成為現代人體生命科學和心靈哲學。我在二十餘年的丹道調研活動 中,遇到了上層、下層、左的、右的兩個方面的干擾。左的干擾主要來自上層那些“假馬克思主義政治騙子”和党棍,他們打著反對封建迷信的旗號將內丹學打成 “偽科學”,將這個學術領域的科學研究劃為禁區。然而近十年來內丹學已同西方心靈哲學(Philosophy of mind)和心靈科學(Science of mind)接軌,《悟真篇》等重要丹經被譯成英文,英、法、美、俄諸國都出現研究丹道的學者,國內一些高等院校也有數十名青年學者選作內丹學的課題得到博 士學位,內丹學的研究已得到學術界的普遍承認。何況那些號稱“反偽科學鬥士”的頭面人物,主要對立面是江湖上的氣功師,因此這種來自上層的極左干擾並不 大。二十餘年我深感壓力的,是來自下層的右的方面的干擾,即是社會上那些打著某門派第幾代傳人、某大師嫡傳弟子旗號收徒斂財的江湖丹師的干擾。就我在調研 中實際接觸到的這類丹師而論,他們大多盛名之下、其實難符,十之七八是並無真才實學的招 西裝搖撞騙之徒。其中少數人撲風捉影的懂些皮毛,甚至得到過隻言片語的 傳授,但自視甚高、謬見甚深,以偏概全、妄自尊大,模仿鐘離權十試呂洞賓的方式以江湖規矩授徒,稍不如意就四處散佈流言蜚語,跟這種丹師交往是白浪費時間 和徒惹麻煩。我也見過得部分真傳的丹師(少有得全訣者),但周圍聚集了一大批多為江湖人士的五花八門的徒弟,其中多是無正當職業的進城務工人員,以甘充鷹 犬、打手作晉見之禮,以奉獻大小論親疏,都爭當嫡傳弟子和掌門人之位,這也給我的調研活動帶來巨大阻力並橫生許多枝節和招惹若干是非。特別是一些確實接觸 過前輩內丹家的老於江湖的丹師皆自稱曾得到前輩知名丹師的真傳和秘訣,但裝出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似露非露的吊人胃口,使你無法判別真假,只有乖乖地向他奉 獻錢財。這些年我積累了很多判定丹師是否得過真傳的經驗,也真正摸透了江湖的規矩和江湖文化的特徵,有時反而能根據江湖傳道授徒的規律揭穿某些丹師的謊 言。例如近世內丹學家陳攖甯先生,28歲至31歲時,曾因病四處參訪佛道中的修煉家,“先尋訪佛教中有名的高僧,如九華山月霞法師、寧波諦閑法師、天童山 八指頭陀、常州冶開和尚等。但嫌佛教的修養法都偏重心性,對於肉體仍無辦法,不能達到去病延齡之目的。因此又尋訪道教中人,如蘇州穹窿山、句容縣茅山,都 是香火地方,道士們不懂得修養。又如湖北均州武當山、山東即墨縣嶗山,雖有不少做修養工夫的人,他們所曉得的方法,尚不及我,有許多問題不能回答。其他不 出名的地方,如安徽懷遠縣塗山、浙江湖州金蓋山等處,都是空跑,並無結果。我想,這樣尋訪,白費光陰,還不如自己看書研究,因此遂下決心閱覽《道藏》。” (《陳攖寧自傳》)陳攖這份《自傳》寫於1953年10月28日,是為浙江省文史研究館寫的檔案材料,自注計七頁,139行,2896字,為研究陳攖寧學 術思想的一份最真實的資料。民國時期陳攖寧在上海辦《揚善半月刊》、《仙道月報》,聚集了當時一批傑出的內丹學家和丹道修煉家、愛好者,陳攖寧之學術亦靠 多年參訪、與道友相互切磋、自己閱讀丹經狠力摸索而來,終其一生未皈依一師一派,但卻開創了內丹學從江湖文化邁向學術殿堂的新生面。陳攖甯先生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受到衝擊,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貼出大字報誣陷他,致使陳攖甯先生舊病復發,腹瀉昏迷,於1969年5月25日19時許病逝於 北京市人民醫院。當時正在“文革”階級鬥爭激烈時期,那些自稱“入室弟子”、“嫡傳弟子”的人竟無一個在他身邊,這在當時的政治氣候下也是可以理解的人之 常情。上世紀80年代,我國學術界開始興起對道教的研究,但尚不能認可丹道是一門學術,更不承認陳攖甯先生是學者。我在80年代多次著文介紹內丹學和陳攖 甯先生,逐漸使陳攖甯先生及其仙學的思想為學術界所接受。特別是《道教史上的內丹學》一文在《世界宗教研究》1989年第2期上發表後在國內外引起較大反 響,而後又有多名研究道教文化的博士生選擇內丹學作博士論文,內丹學作為一門新學科遂被學術界所確認。直到90年代後期至本世紀初,陳攖甯先生在氣功愛好 者之間聲名鵲起,內丹學成了氣功師聚徒斂財的旗號,一些江湖術士又想重新把陳攖寧拉回江湖文化的門派之中。他們自稱是得了陳攖甯先生“男女雙修秘訣”的 “嫡傳弟子”、“入室弟子”或者“徒孫”,以之蠱惑青年,矇騙社會上的大款、高官以售其奸。他們否定袁介圭先生等人為陳氏門徒,聲稱唯有他們才是陳攖甯創 立的“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的什麼“仙學派”,並煞有介事的編造經歷聲稱他們拜師時像共產黨員入黨一樣也有“兩個介紹人”。更有甚者,他們還無中生有地造 謠說陳攖甯逝世時天上“仙音繚繞”,胡說陳攖寧“還會回來的”,費盡心機地尋找陳攖寧的“轉世靈童”。其實陳攖甯先生是學者,不是江湖術士,他對同類陰陽 丹法所知甚少,生前沒有皈依任何丹師之門下,更沒創立過什麼“仙學派”。近幾年幾個外地來京務工人員竟也裝出得到丹法秘訣真傳的模樣,對陳攖甯先生一口一 個“師爺”叫得怪親熱,在世人面前爭著給陳攖甯當“徒孫”,這幾個人無非是看中了陳攖寧這塊招牌的商品市場價值,他們神化陳攖甯先生的目的在於販賣他的書 稿撈利。這些鼠輩對陳攖甯先生的推銷和標榜,只能玷污陳攖甯先生的名聲,因為這些丑類根本不配和陳攖寧的名字聯繫在一起。他們編造的仙學派歷史和拜師經過 既和《陳攖寧自傳》所述事實不符,也違背當時江湖文化中丹道承傳的規矩。陳攖甯先生終生奮鬥的目標也是將丹道從江湖文化中解脫出來,因之首次在學術刊物上 公開討論丹道法訣,並提出“重研究不重崇拜”、“貴創造不貴模仿”、“在超脫不在皈依”之箴言。學術乃天下之公器,非一人一派所得而私,學者 辦公室出租只能“空 前”,不能“絕後”,後人超過前人乃自然規律。陳攖甯先生《答上海錢心君七問》有雲:“譬如我自己是個學仙的人,設若僥倖將來修煉成功,必有特異之處,可 以顯示給大眾看見。倘仍不免老病而死,又無絲毫神通,你們切切不要烘雲托月,製造謠言,說我已經得道,免得欺騙後人。像這一類的事,前人書中常有,我看了 甚為厭惡。所以我自己不願蹈這種陋習。今世修煉神仙之術能完全成功的,我未曾見過。但一半成功卻是有的,然也不足為奇。這全靠我們後起之秀發憤有為,方可 登峰造極,超過前人。”陳攖甯先生這種實事求是的大學者風範,和那些自稱他的“徒子”、“徒孫”的江湖術士,是何等涇渭分明!我在二十餘年的丹道調研活動中,倍嘗重重挫折和磨難,親歷同江湖人士的種種是非恩怨,深知這些江湖人士在切身利益驅動下為爭當掌門人,爭師承招牌等如何善 於造謠生事、相互傾軋、心狠手辣,因之不願看到學術界的青年學者再為調研丹訣同江湖師傅打交道。我痛下決心將內丹學從江湖文化引入學術研究的科學殿堂,這 本身就是真正繼承了前輩內丹學家陳攖甯先生未竟的事業。丹道的基本法訣公開之後,可使有志修道者免去幾十年拜師求法之苦,可使那些毫無真才實學的江湖師傅 大大縮小騙人謀財的地盤,可使後世學人不必糾纏江湖上的是非恩怨浪費治學的時間和精力,可使內丹學變成能推理、能實驗、能探索、能創新、能試錯、能據書修 持、能據丹經研究的科學體系。丹道作為江湖文化在中國流傳數千年,形成一套拜師、授徒、傳法、修煉的成熟的行為系統,其中自然有不少特長和優點,因此江湖 文化本身是不能取締也無法取締的。然而在當今商品經濟大潮中,一些丹師唯利是圖,更有一些意在騙財騙色的假丹師加入進來,再加上中國上層極左的反宗教、無 神論思潮破壞了丹道依附道教而傳的社會氛圍,因此江湖文化中的腐敗現象中斷了丹道傳法的古制。江湖文化往往把開宗立派的第一代丹師美化為無所不能的神仙, 由其收徒傳法興盛一時,然後繼傳弟子日趨保守,靠前輩之聲望斂財謀利疏於修煉,於是愈傳愈劣,一代不如一代,最後被新創的門派取而代之。神化開宗立派的丹 師是江湖文化的一個特徵,這種“祖師爺”被神化後名列仙班,不准別人說半個“不”字,祖師爺所傳法訣不能創新,更不准後世丹家超越他們。現代科學則不然,它是在一代一代不斷創新的機制中發展而來的,至今帶動全人類進入了科學昌明的時代。按照美國科學史家湯瑪斯‧庫恩的研究,科學的發展一開 始經過一個“前科學時期”,通過各種學派的百家爭鳴逐步形成一個公認的科學“範式”(英國科學哲學家伊姆雷‧拉卡托斯稱之為“科學研究綱領”)。有了公認 的範式,科學的發展便進入了“常規科學時期”,科學家在統一范式的指引下不斷完善科學理論,擴大知識範圍,探索未知領域。當未知領域的大量反常現象不斷衝 擊舊的範式,終於動搖了科學家集團對舊范式的信念時,又進入了“科學危機時期”。這時科學家集團中的年輕一代逐步取代保守的老年一代,一些有生命力的新範 式被新一代科學家提出展開競爭,拋棄舊范式、建立新範式的“科學革命時期”就到來了。整個科學史從“前科學時期”到“常規科學時期”,再到“反常和危機時 期”,最後引發“科學革命”,重新進入新的常規科學時期,這就是庫恩描繪的科學發展的動態模式。近代以來,天文學從托勒密的“地心說”範式過渡到哥白尼的 “日心說”範式;化學從“燃素說”範式飛躍到拉瓦錫的“氧化說”新範式;物理學由亞里斯多德範式到牛頓力學範式,再由19世紀末20世紀初牛頓力學的大危 機確立了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的新範式,科學就是在不斷革命中發展的。科學革命並不否定原來的“研究綱領”在科學發展史上的巨大貢獻,甚至認為“退 化的研究綱領”中科學理論有復活的可能性。例如牛頓關於光的“微粒說”取代了惠更斯的“波動說”,而後“波動說”又獲得新生;與此相類似的還有魏格納 1912年提出的大陸漂移學說和霍姆斯1944年提出的地球板塊構造學說。科學革命更無損于前輩科學家的威信,儘管牛頓的科學範式被愛因斯坦、玻爾的科學 範式取代,然而牛頓仍然是科學史上功勳卓著的一代科學巨星。科學家、學者是人而不是神,他們一生的科學研究和學術活動都難免有失誤或局限,但科學的發展卻 日新月異,後人超過前人是科學發展的鐵的規律。現代科學在西方興起僅數百年,卻極大的改變了人類的生活和地球的面貌。丹道在中國流傳數千年,至今在道教中 瀕臨失傳,在社會上亦魚龍混雜,其正法真訣之傳承幾成絕響。此吾所以痛感有將丹道從江湖文化引入學術殿堂之必要,而置江湖上借丹道謀利之徒群吠狺狺而不顧 也。其三是我在二十餘年內丹學調研活動中,多處尋師求 裝潢法,終於摸清丹道法訣在江湖文化中承傳的秘密,弄明瞭江湖規矩和丹道法訣的特點,為將丹道推向學術研究的 科學殿堂鋪平了道路。在江湖文化中,丹道法訣從不形諸文字,僅在師徒間口口秘授,因之訪尋真師和求得口訣成了研習內丹學的關鍵步驟。所謂真師,其一是必須 有清晰可考的丹道承傳系統即師承來源要明;其二是該丹師的老師必須是真師;其三是確實得到前輩丹師的真傳實授且手中握有丹道真傳的手抄秘本;其四是對丹道 理論能融會貫通且有一定修持經驗。如果丹師雖是前輩著名內丹家的門下傳人,但其老師的師承不明,是名師而不是明師;或者僅有師徒名份未得真傳;或者對丹道 僅一知半解閃爍其辭,皆不可謂之真師。濟一子傅金銓曾著《試金石》一書,用以判定真師和假師的根據,學道者可以參究。尋得真師後,須以“誠、敬、恒、真” 的心態追隨左右,先按師指苦讀丹經,直待機緣成熟,還須向丹師獻上法財助師成道,盟誓拜師,焚燒誓狀,方得真傳實授,而後拳拳服膺,修之不輟,終生感謝師 恩。古德有雲:“未遇真師,難得者法;既遇真師,難得者財、侶。”也有得師口訣後無力行功,則著書以訪友,求取內助外護者,如《仙佛合宗語錄‧跋》雲: “若自有力行功者,則傳此以度同志之人。若自無力行功者,則藉此以遇護道之侶。否則,或三代有德向善,兼能助師行功;或力不足,能代募助師,亦可許之。古 雲法財兩助,此之謂也。”近世內丹學家陳攖甯先生作《口訣鉤玄錄》,列舉14條“口訣不肯輕傳之理由”,學者可以參看。這種江湖文化的承傳方式使黃帝、老 子、魏伯陽、呂洞賓、陳摶等開創的內丹學數千年來一線聖脈,不絕不縷,留傳到今天;也使歷朝歷代都有冒充仙人的偽師、道首、江湖術士打著丹道的旗號招搖撞 騙,漢之欒大、宋之郭京輩代不乏人,足見江湖文化其利也在斯,其弊也在斯!為了糾正江湖文化的弊端,我們亟須在保存江湖承傳方式的同時,另闢蹊徑,將內丹 學引入學術研究之路。我以為四通八達謂之道,教化天下謂之德,濟世救生謂之丹,度人度己謂之師,可學可修謂之法;丹道之理(理論體系)、事(修持實踐)、法(承傳法訣),事由 理來,法須事驗,關鍵是揭開丹道的基本原理以指導修持實踐,在實踐中不斷總結經驗,未知的法訣自會不斷揭示出來。儘管現在某些江湖傳功師傅盡力把陳攖甯先 生曲解為江湖上所謂“仙學派創始人”,為自己收徒斂財行欺世盜名之事,然而陳攖甯先生畢竟是崇尚科學的內丹學家,不是不學而知的活神仙。他在《口訣鉤玄 錄》中說:“餘昔年訪道,執定一個見解,就是虛懷若谷。不管所遇之人,是正道、是旁門、是邪術、是大乘、是小乘,總以得到口訣為最後之目的。故凡關於口訣 一層,耳中所聞者,實在多得無以復加。雖不能說白費光陰,徒勞心力,然在我所得口訣中,百分之五十,都是怪誕鄙陋,不起作用的。又有百分之二十,雖然能 用,而無大效驗。其可以稱為真正口訣者,僅百分之三十而已。僅此百分之三十,尚有上中下三等之不同,難以一概而論。現在我對於‘口訣’二字,著實有點厭 聞。”我在經過多年丹道的社會調研後,對陳攖甯先生這段話,頗有同感。陳攖甯先生聲明自己撰寫《口訣鉤玄錄》的目的,是因發現黃元吉先生,“理與訣並 重”,“學者果能按其所說,見諸實行,則了道成真,自信當有幾分把握。從此以後,不必累月經年,搜神語怪,乃知正道本屬平淡無奇;不必千山萬水,訪友尋 師,乃知真訣即在人生日用。豈非一大幸事乎?”黃元吉的丹訣我已收入拙著《丹道法訣十二講》之附錄中,陳攖甯先生這段話,也是我著《丹道法訣十二講》的初 衷。《易‧系辭下》雲:“苟非其人,道不虛行。”這句話亦見於《太平經》卷五十二《胞胎陰陽規矩正行消惡圖》。足見中國古代之道術,皆須擇人而授,先秦時期的 方仙道繼承了這一傳統。《抱朴子‧金丹》雲:“此道至重,必以授賢,苟非其人,雖積玉如山,勿以此道告之也。”葛洪每言仙人本無種,皆積學而至,黃帝、老 子尚有師,人必得師而可學。又雲長生之方,乃道家至秘,“故血盟乃傳,傳非其人,戒在天罰。”(《抱樸子‧勤求》)特別有趣的是,葛洪描述了“世間自有奸 偽圖錢之子,而竊道士之號者,不可勝數也。”(同上)他們善為誑詐,以欺學者,“乃複憎忌於實有道者而謗毀之,恐彼聲名之過己也。”(同上)對於向他們求 學問道的人,裝作“博涉已足”的樣子,“若所知寶秘乃深而不可得之狀。其有所請,從其所求,俯仰含笑,或許以頃後,故使不覺者,欲罷不能,自謂事之未勤, 而禮幣之尚輕也。”(同上)葛洪那個時代至今已過去千七百年,然而江湖上這些丹師的音容品貌竟然一點沒變,葛洪描繪的虛名道士和今日江湖丹師仍然惟妙惟 肖。我二十餘年訪道所見此輩不少,都自稱曾得丹家秘傳,問其?酒店兼職有Z則立刻裝出一副莫測高深的模樣,笑而不答,稱緣份未到,實則對此輩我不消十分鐘問答就可判 其真偽,他們那點學問尚不配在我面前賣弄。我自己從年輕時求道走過來,深知其中甘苦,因之對年輕的求道者忒過信任和呵護,在當今世風日下的交往中親歷諸多 教訓,甚覺傷情。特別令我驚奇的是,那幾個自稱是此輩丹師“徒子”、“徒孫”的年輕人跟隨他們不到一年半載,也立刻裝出得了丹家秘傳口訣的樣子,起上幾個 “道號”在互聯網上一知半解地講道談玄,拼命包裝他們的“祖師爺”,搔首弄姿地欺誑丹道愛好者。N‧弗萊迪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包裝決定一切的年代。‘形 象’包裝比正直、善良、誠實及健全的心智等內在的品質更為重要。”而“內在美在美貌面前的弱勢只能說明這樣一種事實:我們的社會正日益浮躁和淺薄,它僅僅 根據最表面的特徵進行價值判斷和取捨,而沒有耐心深入到事物的核心。”(《美貌的誘惑》)江湖術士都在向丹道愛好者散佈一種神話,丹道法訣是呂洞賓等仙師 一代一代從古到今口口相傳給他們的,他們是這種“真傳”的唯一“專利擁有者”。至於他們擁有的“丹訣”是什麼?如何鑒定其真偽?那是不能問的。因為他們的 “丹訣”永不公開,只准許你相信他得了“真傳”,老實地向他們奉獻“法財”,而不准懷疑他們,如果你懷疑他其實沒有什麼真傳丹訣,就更證明你心不誠,越發 不能將他們秘傳的丹訣告訴你!我國在這個浮躁年代生長起來的“新新人類”往往對此騙局缺乏理性的思考,科研機構和高等院校的學者們和社會上的網路一代也習 以為常,甚至以為他們真像《史記‧留侯列傳》裏的張良那樣曾遇黃石公等異人傳授。我曾經為此在一次座談會上做過一個實驗,我將一句丹家采藥火候的口訣附耳 傳給一名學生,讓參加座談會的21個人依次附耳相傳,直到最後一人得此口訣後再傳回我,前後僅用了15分鐘時間,結果這個口訣經21個人依次相傳後連我自 己都聽不懂他講的是什麼。這是現代心理學上一個可重複驗證的實驗,因為傳話的人必然會根據自己的理解不斷修正所傳播的語言。一句口訣在15分鐘內經21人 傳播尚無法保持原樣,內丹法訣在歷代丹道修煉者中口口相傳數千年之久而不失真豈非神話?設若歷史上各朝各代千千萬萬丹道修煉者的法訣最初都是由某人秘傳下 來的,那麼這個最初傳訣的人的丹訣又來自何方,這在邏輯上也難以自圓其說!由此可以斷言,江湖術士為自神其術說他們的丹訣由古代丹家師徒口傳心授而來的神 話是不能成立的。天道迴圈,流遠則有偏,小失成大弊,差之毫釐,謬之千里,經至十改而亂,語至十傳而偽,卦須一占則准,《太平經》卷四十所載《分解本末 法》及卷四十二《四行本末訣》早就闡明此理。內丹學發展到今天的現狀,應該識破江湖術士散佈的對師徒秘傳丹訣的迷信,改變江湖文化“重訣不重文(理)”的 舊傳統,從而理、事、法並重,將內丹學引入學術研究的殿堂。通過以上考察我們發現,一方面是內丹學的傳法系統確有靠師徒秘傳的傳統,另一方面是丹道法訣的承傳不像江湖術士吹噓的那樣不可理喻,而是一個可解釋、可發 展、可超越的系統。就“理、事、法”三者而論,法訣是技術,技術源於內丹理論,學理指導修持實踐,理通法自明,這是其一。技術又是經驗的總結,技術是否正 確又靠修持實踐(事)來檢驗,法真須事驗,這是其二。由此可知,內丹學能夠流傳到現在,全靠內丹學家在學理上不斷深入探索,在修持實踐上不斷總結經驗而 來,丹道法訣沒有失傳,首先是因為自古至今丹家對丹經學理的體悟和修持實踐沒有中斷。江湖術士大多沒有真正的修持實踐,他們的體質和精神沒有發生本質的變 化,又沒有悟徹丹經的學養,因之他們所傳的口訣也是靠不住的。隋唐五代時、宋元遼金時、明代、清代的社會環境各不相同,因之內丹家的修持實踐亦不相同,丹 道法訣之流傳自然也很不同,這是不難在考察以上不同時期的內丹學著作發現其區別的。在科學昌明的今天,內丹學亟需在總結歷朝歷代內丹家成果的基礎上進行綜 合創新,使之成為具有時代精神,符合現代社會環境的人體生命科學。只要老子的《道德經》不失傳,只要《莊子》、《易經》、《陰符經》、《黃帝內經》不失 傳,只要《參同契》、《悟真篇》、《入藥鏡》、《金丹真傳》等丹經能流傳下來,丹道法訣是不會失傳的。天數起於一,一為道本,返本複初,大道自行!學者苟 能一心向道,只將虛、寂、恒、誠四字入進去,各類丹道法訣自能由繁返簡,由多返一,以人心體察天心,自然合道體真,有不待師傳而成道者。就佛法而論,學佛 者只要發願皈依佛法僧三寶,有一部《大藏經》在,雖找不到真正證道修持的明師,亦可求自覺之果,此所謂聲聞、緣覺乘,不靠善知識而證得菩提,成就獨覺佛、 辟支佛。佛法如此,道法亦然,大中道者有詩雲:“四生證?有巢氏房屋o獨覺仙,丹訣何須賴師傳。慧海慈航求普渡,大道由我遍三千!”其實丹道的境界,本是一種人生的藝 術境界,世上各行各業的藝術大師,如武術、音樂、書法、繪畫、雕塑等,其所以成功的訣竅,無不與丹道相通。京劇藝術大師程硯秋總結坤角練功的竅門為:“氣 沉丹田,頭頂虛空,全憑腰轉,兩肩放鬆”,這段話亦可視為丹道煉形的法訣。清代內丹學家劉一明著《悟道錄》,見“日照月臨”、“接桃接杏”、“水凍冰 消”、“鐘鳴鼓響”、“紅花綠葉”、“龜藏魚潛”,無非是道,無非是訣。足見人能悟道,則隨處有師,隨處有法,隨處有訣,何必自困於江湖術士門下空費時日 呢!最後必須指出,我雖然花費了二十餘年時間參訪了一些內丹家、高僧、高道,並以不同方式拜師尋求修持法訣,但並不皈依任何宗教團體或江湖門派,也不妨礙這些 門派以宗教或江湖規矩傳法授徒,更無意和這些門派的弟子競爭什麼“掌門人”、“嫡傳弟子”的名份。在這一點上,那些在互聯網上拼命推銷自己的教首和江湖門 派頭領儘管放心,大可不必將我作為競爭對手肆意誹謗,我並不想強迫他們贊同我的學術觀點。我對內丹學的研究遍及世界各教派、學科及佛、道、醫、武諸家,並 不專注一家一派,卻是取眾家之長而一之,雖不得已有按宗教規矩拜師求法之舉,目的也是為了保存民族文化遺產進行學術研究。這些年和我交往的江湖門派、宗教 團體和社會人士多矣,然我是學者,不是氣功師,不是宗教徒,更不願和江湖人士論同門師傳之類的輩份,也不以教徒身份參加宗教活動。2002年11月24日 上午,我在臺灣輔仁大學宗教系慶祝該系創建十周年的大會上講演,參加者有臺灣各界的宗教領袖和海內外邀請來的各大宗教的學者,宗教信仰的氣氛十分濃厚。會 議進行到回答問題的程式時,一位元西裝革領的老學者接過話筒問我,“你是大陸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專家,是共產黨囉,我知道你多年研究宗教,我想問你既然研究 道教,不知你是否信仰道教?”聽介紹說提問者是臺灣基督教的領袖,我擔心自己公派赴台期間引起什麼政治問題帶來麻煩,因此便用別的話搪塞而回避此提問。沒 想到又有一個年輕學者站起來要求我正面回答此問題,會場氣氛嚴肅下來,連主持會議的宗教系主任陳德光教授也說他想知道我有沒有宗教信仰。我回答說:“大家 知道我主編的《中華道教大辭典》在臺灣以繁體字出版,又在網上看了不少我研究道教內丹學的文章。我認為內丹學是科學,是人體生命科學,不是宗教。我研究道 教多年,我信仰道,但不信教。”聽到他們報以掌聲,我松了一口氣。其實我多年來從事這種研究遠離政治,專心學術,僅閱讀《道藏》編成一部《中華道教大辭 典》就須在三五年間耗盡心血而心無旁騖,因之我充其量僅是一個獨立思考的公共知識份子而已。在這點上,我自覺和陳攖甯先生有諸多心靈相通處,因之我十分敬 佩他的為人和為學。陳攖甯先生說:“疾病纏身,痛苦煎逼,參禪、念佛、持咒皆不得自在,不幸短命而死,來生又複沉迷。因此,健康實為一般學佛人士所必需, 勿輕視仙道。”(《為淨密禪仙息爭的一封信》)他甚至還說:“釋迦佛在雪山六年精進,弄得骨瘦如柴,後於尼連河畔,仍不得不受牧牛女乳糜之供以調養肉體, 此乃生苦。釋迦佛住世七十九歲,僅僅得到一個中壽,此乃老苦。後為須跋陀羅說法時,已患身痛、背痛、腹痛、下血等症,此乃病苦。最後只有入滅一途,雖經眾 弟子搶地呼天,悲哭挽留,亦不能多延時日,此乃死苦。此種事實,不能以‘示現’二字強為辯護,須分別言之。用佛眼看,則是示現;用肉眼看,還是苦境。請 問,世間有幾隻佛眼?釋迦佛的人格,及其智慧,可以說古今無雙,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獨惜他老人家度生的方法,尚缺少一段肉體上功夫,是謂美中不足。愚意, 若將中華民族古代聖哲所發明所遺傳之仙學,補充印度外來的佛學之不足。修養肉體,則用仙學;開悟心性,則用佛學;性命雙修,仙佛同證,方為盡美而又盡 善。”(《與上海某居士書》)陳攖甯先生力挺仙道而敢於直指佛陀,足見在他的眼裏,根本沒有什麼“權威”和“偶像”,他講“重研究不重崇拜”,實在不希望 有什麼不肖的“徒子徒孫”將他自己當成崇拜的偶像。在那種各教派紛爭的年代,陳攖甯先生為爭取丹道修煉的一席地位,不惜自承為“外道”。他說“須知,餘在 今生是外道立場,當然不求往生西方。況於此世間願心未了,亦不欲急於離開。”“所以,我自己將來的去處,是遍曆欲界諸天,最高亦不過到色界四禪為止。不願 困陷於無色界,亦不願入涅槃,……所以我自認作外道。”“世人相信自力者,儘管去參禪(禪宗);相信他力者,儘管去念佛(淨土);相信他力加持自力者,儘 管去灌頂(密宗)。我非但不反對,並且立於贊成地位,決不勸他們走我這條路。惟有志在修養,意存實驗,而與佛法無緣,又不信其?591L一切道門、一切宗教者,我 則順其機而接引之。並隨時用高深的學理,以擴充其心量,而種未來之善根。”“西方淨土,號稱極樂世界,彼土眾生,都是大善知識,用不著我去幫閒,還是留在 苦惱娑婆世界,了一點心願罷。然而我對於阿彌陀佛之大願力,觀世菩薩之大慈悲,實不勝其欽仰。自己雖不求往生,卻希望他人往生,免得下次又來受苦。”“不 過話又說回來了,假使全球人類,個個都持十善,個個都行六度,這個世界就是極樂,穢土就變成淨土,何必再講往生?這是我的末後句。”(《與上海某居士 書》)陳攖甯先生有宏大的行願和弘道的勇氣,真是道學研究領域不世出的奇才。我將陳攖甯先生收入《中華道教大辭典》並予以極高評價,就是十分珍惜他留給後 人的“科學精神”。陳攖甯先生于禪、密、淨土諸法中獨標仙道,而我則兼學佛法並以內丹學融匯禪、密、淨土,以為萬法歸宗,不離大道。因之我們宣導要繼承陳 攖甯先生的科學精神,而不是繼承他的什麼“門派”。在丹道的承傳中,固守師說的人是最沒出息的。丹道的生命力在於創新,在現代社會裏,丹道只有在真修實證 中不斷創新才有發展。(二)丹道之修真辨難和答疑(1)三家四派丹法之區別和聯繫:我經過多年對丹道的調研,將南宗、北宗、中派、東派、西派、三豐派、伍柳派等多種門派的內丹功法,歸結為三家四派,這是從實際修煉方法上的系統分類。分類 是科學研究的開端,我們的目標是對丹道進行科學研究,不得不先以科學的方法將內丹功法進行分類。我們首先將丹道功法劃分為三家陰陽,即自身陰陽、同類陰 陽、虛空陰陽,又將自身陰陽之清淨丹法、同類陰陽之彼家丹法和龍虎丹法、虛空陰陽之虛無丹法分為四派。內丹學認為,自古及今之所有神仙,必假修煉而成道, 而丹道修煉之所有法訣,皆是陰陽之把握和運用。“提挈天地,把握陰陽”為丹道修煉之本。陰陽不交,天地或幾乎息矣,人類或幾乎息矣,何來丹道?三家四派丹 法之區別,在於陰陽之不同把握和運用,因之這種分類法比粗略地將丹法分為清淨派和陰陽派,更切近自然造化的本質,也更具有科學性。自身陰陽之清淨丹法和同類陰陽之彼家丹法,是丹道修煉的基礎,未有不懂清淨丹法和彼家丹法而能通達丹道者。然就清淨丹法和彼家丹法而論,彼家丹法又以清淨 丹法為基,因為彼家丹法之要訣便是“清淨頭,彼家尾”。乾隆四年(1739)丹經抄本《玄門秘訣》雲:“至於清淨頭、彼家尾等訣,且謂藥自外來,想又另有 別傳,此非吾之所知也。”“點化者,清淨頭、彼家尾也。非道不能用鼎,難!難!難!今方士者流,先言用鼎,謂先濁後清,不思凡胎俗骨,豈能承受,此又不可 解者矣。”《悟真篇》詞雲:“白虎首經至寶,華池神水真金。故知上善利源深,不比尋常藥品。 若要修成九轉,先須煉己持心。依時採取定浮沉,進火須防危甚。”其中“先須煉己持心”一句,即“清淨頭”也。否則“白虎首經”再好,也難以“依時採取”。 民國以來內丹家多不明龍虎丹法之傳,卻誤以為彼家丹法也像龍虎丹法一樣行之於煉精化氣階段,聲稱煉氣化神就不用鼎了,不懂“澆灌十月休離鼎”之意,這是對 彼家丹法道?塗?的誤傳。古丹家多以性功成就者,稱“玉液還丹”,命功點化者,方是“金液還丹”。先“盡性”才能“至於命”。胎息不成,煉心不死,而行此 一時半刻之功,乃自投地獄。丹道法訣的關鍵步驟,無非是采藥和煉丹兩步而已,三家四派丹法的分別就在這兩步上。丹家每言“童體與破體不同,金液與玉液各 異。清淨乃首尾之功,服食乃點化之藥”。彼家丹法如非以清淨為基,離器不空,神劍不靈,不見藥嫩水清,是無法行服食采藥之工的。因之那些一提清淨就判為北 派功夫,不知清淨丹法乃各派丹法之基礎的內丹家,皆沒得同類陰陽彼家丹法和龍虎丹法之真傳。“生”、“死”和“性”是人類生命的原始本能,丹道既研究人體生命科學,必然把人體生命的這三個關節點當作研究的重點。其實非只丹道,世界上幾乎所有古老 宗教的修持方法,都普遍關注“性”的問題,只不過因社會風俗和道德倫理的原因,其隱顯程度不斷變異。印度教性力派等自不必說,佛教各宗派普遍講“慈悲”和 “發菩提心”,然而在無上瑜伽密續中,梵語Karuna(慈悲)本有在大樂時不射精的意思,至於bodhicitta(菩提心),人們知道,空樂不二大手 印、時輪金剛體系中,“白菩提”和“紅菩提”分別指男子精液和女子體液。甚至“瑜伽”一語,也是指一種超世俗婚姻的“結合”,是男性的大悲與女性的大智之 結合。《金剛經》雲:“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知佛陀亦暗示有性的修持方法,後世高僧點化“空”字乃“穴下之工”,可見其關注性 的修煉。2002年6月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推出古子文先生所著《深入藏地》一書,其中記述他在不丹遇“歡喜金剛雙身修佛母朱巴‧基米雅”,基米雅佛母回 住商房屋憶 了她在14歲被選為明妃和朱巴金剛“空樂雙運”的過程,以及在“男女和合大定”前進行“密灌頂”和“慧灌頂”等,當屬事實。2004年9月我赴西藏日喀 則、拉薩考察,在布達拉宮見蓮花生大師像前塑有明妃,然而講解員咬定密宗寺廟有雙運尊乃社會上的誤傳,並聲言明妃並非真有男女關係云云,看來其否定雙運道 乃是受漢地倫理觀念影響所致。然蓮花生大師有言:“我此妙道,如蛇在竹,上則成佛,下則墮獄,無第三路可以撲朔。”獅子跳處,驢不能躍。布達拉宮的參訪者 多不具進入雙運之條件,此道為佛密修煉次第所禁言,故講解員否定亦不失為善巧。近世研究和修證藏傳佛教的學者,莫過於陳健民上師,其所著《恩海遙波集》所 述甚明,讀者可以參看。密宗瓶灌所用海參等物和金剛杵,包括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咪哞”,其中“嘛呢”為如意寶,“叭咪”為蓮花,大致也是男女雙修之性器 官的隱喻。大手印修持經四次灌頂(瓶灌、密灌、慧灌、勝義灌)和四瑜伽(專一瑜伽、離戲瑜伽、一味瑜伽、無修瑜伽),轉五毒(貪、瞋、癡、慢、嫉)為五智 (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法界體性智),即生圓證三身成就(不生證法身、不滅證化身、不住證報身)。大手印之修持,在內丹學看來,是為 追尋和證驗吾人此萬劫不壞之一點靈明性體,認識此一點靈明性體為得法身見,禪宗謂之開悟,為大手印修慧的初步證量,能善自護持,保任如如,是禪宗明心見 性,亦是王重陽的“得性見金丹”。見性之前,包括方便道、四灌頂,尚不是大手印正行,僅能稱作加行。無上瑜伽之方便道(亦稱貪道)修“事業手印”,包括第 三灌頂(慧灌),皆和丹道男女雙修的彼家丹法相通。先師知非子認為佛教密宗的修持,特別是貪道,要受年齡限制,年衰體弱者只宜修持清淨功夫。僅就清淨功夫 而論,修持方法亦五花八門,從廣義上說,佛教之戒、定、慧三學,止觀雙運、安般守意、六妙法門,皆可囊括進去,其他武術、氣功亦不離清、靜二字。由此看 來,清淨丹法和彼家丹法,已將世界各宗教的大多數修持方術包羅進去,它們在本質上是相通的。另有虛空陰陽的虛無丹法,是玄關竅開、元神呈現後在虛空中把握陰陽,見性而後了命。全真道龍門派第十一代傳人閔小艮(派名一得),從高東籬受戒,得同門師 兄沈一炳所傳丹訣,後又從月支國人黃守中學鬥法秘術。黃守中原名野怛婆閔,自印度來華,由王常月受戒,傳龍門西竺心宗。蓋閔一得所傳丹法,本受印度教和密 宗影響,多咒語,傳《天仙心傳》、《女宗雙修寶筏》等書,為虛空陰陽之虛無丹法。其實密宗寧瑪派的大圓滿功法,有真修實證兼能了命的禪宗功夫,頓超直入的 文始派丹法,都可歸入虛無丹法一類。全真道所傳清淨丹法,修持到高境界,亦可接續虛無丹法。另有正一道所傳神霄派、清微派、天心派等雷法乃至劍仙派功夫, 亦屬虛空陰陽的功夫。2005年10月10日美國學者薩梭(MICAAEL SASO)來訪,他曾在臺灣拜師入正一道,當道士,學得清微五雷正法、靈寶三五都功法、北極法等,中文名蘇海涵,1975年編成《莊林續道藏》、《道教密 訣集成》等書。蘇海涵教授?述了他拜師求法和修持的經過,稱可以符籙、咒語作法召請六甲神將。蘇海涵教授時年75歲,身體健壯,精神矍鑠,他的丹法屬外用 的虛空陰陽功夫。這種功法在飲食上要求甚嚴,不僅不能食肉類,不能食蔥、蒜、韭菜、薤、芫荽等五辛之蔬,且不能吃豆製品、蘑菇等菌類、腐乳、發酵的醃糟類 食品等。這樣,清淨丹法、彼家丹法、虛無丹法的修持方法,已將世界各大宗教、民間宗教、秘密會社、武術、巫術、氣功等門派的修持方術包羅殆盡。再有同類陰陽之龍虎丹法,是中國道教內丹學所獨有的,它不像清淨丹法、彼家丹法、虛無丹法那樣與其他宗教修持方術相通,而是完全由中國道教醫學、房中養生 學等民族傳統養生文化孕育而成,故稱作“不共法門”。龍虎丹法可傳於衰老體弱的學人“醫枯朽”之用,可以坐享其成,故又稱作“添油接命”之術。蓋古時中國 點油燈照明,欲延長照明時間,光靠擰緊燈芯省油和防止風吹等消極保護還不行,關鍵是想法添油,才能使燈經久不滅。這就是說,人想健康長壽,光靠防病保養還 不夠,須用返老還童之術。張三豐《無根樹詞》雲:“無根樹,花正微,樹老將枯接嫩枝。梅寄柳,桑接梨,人老原來有藥醫。自古神仙栽接法,留與修真作樣 兒。”由此可知,仙家返老還童之術就是模擬老樹栽接嫩枝的功夫,也稱作接命之術。古代房中養生學著作多講“竹破竹補,人破人補”,載彭祖“以人療人,真得 其真”的話,謂之“人運中興”,與《參同契》“同類易施功兮,非種難為巧”之語相合,此所謂“同類得朋”,“人要人度,命要命續”者,也即《悟真篇》所雲 “竹破須將竹補宜,抱雞當用卵為之。萬般非類徒勞力,爭似真鉛合聖機”。《黃帝內經素問‧陰陽應象大論》雲:“形不足者 酒店工作,溫之以氣;精不足者,補之以 味”,陳致虛注《參同契》引此二語,雲“只此二語,道盡金丹”,足見龍虎丹法的原理植根於中國醫學和房中養生學。實際上,丹道的逆轉任督、後升前降,也是 由房中術的“還精補腦”演變而來。龍虎丹法平實無華,極具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特色,乃內丹學千古承傳的一條正脈。在修持實踐中,龍虎丹法和彼家丹法乃丹道命 功的要害,二者相輔相承,運用之妙,必待師傳,如無師授,妄意猜度,多記丹經,騰其口說,則火候難知,不能“獻出青龍惹妙鉛”,差之毫釐,謬之千里矣。濟 一子傅金銓《道海津梁》雲:“《易》曰‘窮理盡性以至於命’;理不窮,則無以盡性;性不盡,何由以至命?盈科之理,未可一蹴,不到‘知命’,未可言‘至 ’,孔子‘罕言’,佛雲‘秘密’。淺識之士,理不窮,性未盡,奈何輕言‘命’哉!性由自悟,命必師傳,自古及今,少有能窺其涯涘者。”今之江湖丹師,對龍 虎丹法,聞且未聞,即以盲師引瞎徒,上陽子深叱此輩為“教中罪人”,濟一子更著《試金石》設二十四問以辨真偽,稍有不合,便非透底之學。傅金銓《道海津 梁》更描述龍虎丹法之法象如觀世音大士,“左為龍女獻珠,右為善財(童子)合掌。女本陰也而居左,陰中含陽也。男本陽也而居右,陽中含陰也。此珠在龍女身 邊,非善財不可得。紅孩兒,火也;金圈手足,禁之也,鞠躬致敬以求珠。大士居中,真性為主也。”此乃秘密難知的稀有之事,說出後諸天及人皆當驚疑,須非常 之人才能行,故《陰符經》雲:“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然雖得此道,法、財、侶、地等條件,實在難備,故《金丹節要》雲:“必須善財,預儲完足, 不令缺乏。若系孽財,必代受孽報。審慎擇之。”傅金銓《赤水吟》詩雲:“萬善無虧真性全,性光發處是先天。果能積行修陰騭,自有飛騰出世緣。”蓋龍虎丹法 之修持條件,古丹家以為由積德行善而天命有歸,其栽接之術,多為老翁與少女的配合,丹家以為可雙修雙成,故其《赤水吟》又雲:“紅顏女子白頭郎,識得真時 是藥王。飛上九天餐沆瀣,好從雲端著滄桑。”江湖丹師每言自身修持四十年、五十年,誤以為時間越長功力愈可誇耀。豈不知同類陰陽丹法乃一時半刻之功,清淨丹法真正上路也日新月異,不須拖延時日,丹道 亦有頓修法門。《悟真篇》雲:“赫赫金丹一日成,古仙垂語實堪聽。若言九載三年者,總是推延款日程。”讀者思之。(2)丹道對靈界的設定:西方哲學自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到黑格爾,都以邏各斯中心論或語言中心論創立自己的哲學體系,特別是笛卡兒以來,主客二分的二元思維模式被牢固確 立起來。其中唯物主義流派堅持客觀決定論的立場,唯心主義流派堅持主觀決定論的立場,這兩種哲學傾向無論簡單的或複雜(辯證)的,都把某種形而上學的範疇 物件化、實體化,以概念思維或邏輯推理的方式認識世界。最初傳入我國的西方哲學,皆以18世紀西方啟蒙思想家的唯物論、科學主義和社會達爾文主義為主體, 這是五四時代中國面臨棄舊革新、救亡圖存的歷史條件決定的。中國儒學“神道設教”的文化傳統和經學的治學方式,又把這類思想神聖化、經典化乃至准宗教化, 以至進入人們的信仰領域而牢不可破。然而在西方,哲學家將某種實體性範疇作為始基的終極的形而上學設定自19世紀後半葉遭到質疑,從叔本華、尼采開始,到 柏格森、胡塞爾、海德格爾、薩特、德里達都在批判這種主客二元論的哲學觀念,西方形而上學的物件化、概念化、實體化的始基被解構了。海德格爾說:“有一種 幾千年來養成的偏見,認為思想乃是理性(ratio)也即廣義的計算(Rechnen)的事情——這種偏見把人弄得迷迷糊糊。”(《海德格爾選集》第 1070頁,上海三聯書店,1996)中國的科學主義者至今尚堅信宇宙間的事物都可以靠理性來認識,即可以用邏輯推理,用概念、語言乃至數位來描述。其實 僅在1到1.5之間,就有小數、循環小數、無理數、某些電子電腦算幾萬年乃至不停機也算不完的數。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對冷、熱、味美、舒服等感覺問題都不 能用語言精確表達,誰也無法把一個美女的形象用語言告訴對方使之和自己產生完全相同的印象。這就是說,人們以為用概念、數位等理性可以認識和描述一切事物 乃是一種誤解、偏見或假像,世上絕大多數事物是無法用言語和數學來描述或計算的,只能靠非理性的直覺、靈感或體悟,也即是靈性思維。海德格爾無疑是西方近 代最傑出的哲學家之一,他卻把宇宙分為天、地、神、人四界,提出了天、地、神、人四位一體之說。此後科學哲學家波普爾也提出過著名的“三個世界”的理論, 即物理世界(“世界1”)、精神世界(“世界2”)、精神活動的產物、知識系統或客體化的觀念世界(“世界3”)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賣屋  .
創作者介紹

唐狗

na50nanuu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